主辦

為什麼 Daloy Dance Company 會主持是次活動

Walang Hiya大致可翻譯為「羞恥感」,這是以道德譴責來控制他人行為的手段,尤其對是女性。我們想要挑戰這種控制,因此於2017年首次舉辦接觸即興和身體政治的活動時,選擇以此為活動名稱。 我們仍去做。是的,我們很羞恥,但至少我們願意。我們之所以喜歡這個名稱,是因為Walang Hiya計劃的目標之一,是揭示、共處和治愈在我們的身體中存在的某些羞恥感。

父權和階級社會、種族主義和殖民統治等等,在不同的身體,留下了不同種類的情感創傷,灌輸了不同種類的羞恥感。我們認為,集體的身體練習和意識提昇,是通往療癒和解放的路徑。

我們希望提倡並保存那些我們發現到的,人們在這些島嶼上生活的美好。我們很欣賞這種創造出「共同感」和歸屬感的文化協作能力,這是我們其中一個長處。我們喜歡肉肉麻麻感;我們意識到傳統形式的舞動及身體工作的治愈和連結潛力。

但是,我們不是只在慶祝菲律賓文化、傳統或其他。文化是一個政治議題,這不是我們祖先傳下來固定不變的東西。文化是當下的。誰來定義什麼才是真正的菲律賓,又由誰來確認什麼是傳統?我們想通過挑戰及改變來為我們文化的定義發出一點聲音。

我們樂見個人自決的質詢,向這些島嶼上有時令人窒息的集體主義方式生活提出挑戰。我們質疑各種文化等級制度以及其對人身自由的限制。

我們讚揚,要求自己的生命和身體,應由每個人自己決定的基進潛力。是一個要求所有人——包括所有窮人,所有邊緣族群,所有女性,所有未成年的人……—— 都應有權掌管一切與自己身體有關的事情,他/她們應有權決定自己的個人界線。

這也意味著不應將人們置於必須捍衛自身邊界的位置,這亦是人的權利。換句話說,我們認為更有特權的人有責任去創造空間,讓社會上權力較少的人感到安全、被玲聽和被看見。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舉辦第二次名為“Walang Hiya”的活動之背景,再次聚焦於接觸即興和身體政治,這次將有更多導師,很多都來自亞洲各地。我們期待著這個嚐試!